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暴力虐待  »  尾行强姦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尾行强姦
一声娇呼从中而断,夜色依旧深沈,公寓的楼梯间,一幕活色生香的好戏正在上演,从呼叫声被打断之后,便只剩下肉体厮磨的诱人微声,和女子喉间传出的嗯哼声,灯光照着一片春光旖旎

虽然嘴被堵着,妤娟仍奋力挣扎着,奈何男女之间的力气相差实在太多,她被制压在墙上,再也逃离不得,从车站下车时起,妤娟就感觉到自己被人跟蹤,她加快了脚步,想早一点回到家,脱离那种噁心的感觉,但家裏离车站还有好长一段路,快步走了一段,正当妤娟停下来喘口气时,那人趁此时机,赶了上来,将妤娟架了进一旁开着的门去。两只手腕被男人的大手抓着,高高举着被压在墙上,连嘴也被男人抓块布堵着了,妤娟的身子仍挣动着,但是她的脚都被举离地面了,无可借力之下,挣扎更是耗力,对男人来说也没有什幺效果,反而更使得妤娟虚弱了。抓着妤娟力弱的那一剎那,男人空着的手终于出动了,一把抓着妤娟连身裙的领口,用力撕了下来,几声裂帛声过去,妤娟的衣裙散落在四周,身上只留下了贴身的内衣,随着妤娟剧烈的呼吸,双峰起伏有致,连乳罩都抖动了起来,妤娟的鞋子早不知飞到那儿去了,剩下缀着蕾边的袜子男人连脱都不想脱了。

男人当然不会因为妤娟的力尽,而将她放开,相反的,这时才是男人动手的时候哪!妤娟喉间一阵呻吟,男人以再粗暴不过的动作,一下将妤娟的乳罩撕扯了下来,露出了妤娟贲张的双乳,那富弹力的带子一下抽在妤娟身上,就好像重重的一鞭一样,抽的妤娟哀叫了起来,让她整个人弓了起来,但那种微疼带辣、麻酥酥的痛感,并没有想像中那幺难耐,反而还有些鬆弛,倒是男人接下来,在妤娟乳上恣意的吮吻舔咬,妤娟整个人都颤抖了,像是触了电一般的,全身一阵酥酥麻麻,那男人的非礼不但没有想像中那幺的令人难过,反而是一阵慵软感传遍了妤娟全身,妤娟不禁心下一震,难道自己天生淫蕩,在男人的强力下反而觉得舒服?这思绪一现即隐,不只是因为妤娟克制着不去想,更因为男人的挑逗慢慢产生效果了,妤娟闭上了眼睛,娇哼声响在喉咙裏,双腿不自觉地轻轻揩擦着腿根,桃源之中已是热潮滚滚,即使是妤娟双腿夹的那般紧,还是有一些溢了出来。

也不管妤娟的转变,男人自在地转变了手法,空着的手顺着妤娟的小腹滑了下去,指尖轻拨处,妤娟一声特别高昂的喘息声,连嘴儿堵着了都挡不住,男人的手已经侵犯了妤娟最不能被摸弄的部位,一触之下妤娟连腿都鬆了,汨汨春潮滚滚而出,弄得男人满手湿润,腿间又黏又滑,羞的妤娟脸都红了,偏偏他的动作一点都不肯放鬆,反而更加重了,轻重有致的动作使得妤娟周身一阵紧、一阵密的抽搐,淫水猛溢猛洩,连袜子都沾着了。

喘息之中,妤娟只觉他的手在内裤中一阵用力,湿透的绢丝已被褪了下来,连嘴裏的布都被抽出了,男人已不怕妤娟会叫救命,而妤娟的叫床声呢,就算传了出去也不用怕。

男人的手一阵摸索,弄得妤娟阵阵娇呓,不知不觉间他的手已托住了妤娟臀间,手掌轻轻一撑,将妤娟的腿撑得更开了,妤娟只觉他的手指轻轻戳着臀间,不觉娇吟了出来,随即一阵无可遏抑的快感,从被重重充实的桃源处传了出来,妤娟不禁高声叫了出来,一阵舒畅感流过全身。

把妤娟顶在墙上,男人一手压着妤娟的手,一手托在她幼嫩细滑的臀上,只凭腰身的力量,浅浅深深的,一下接着一下,将妤娟弄得神魂颠倒,桃源深处被一阵阵的轻抽重击,那种多变的节奏,弄的妤娟无所适从,只知道双腿勾住男人的腰,拚命的迎合着,努力迎凑着男人的抽送,没有半分不情不愿,反而是乐在其中。

楼梯间微弱的灯光之下,一个身材健美、秀髮乱散的美女,正搂着身前的男人,快活地迎合着,呻吟的愈来愈愉悦,妤娟真是乐在其中了,她愈迎合愈是感到愉快、愈放蕩愈是飘飘欲仙,简直就像飞上了云端似的。半昏茫之中,妤娟感觉快感愈积愈深厚,突然之间,那快活爆发了开来,妤娟全身剧震,整个人像是炸开了,她一阵欢娱的淫叫声,桃源处一阵紧紧的收缩,将男人挤的一阵酥酸暖热,一股热流强劲有力地沖刷着妤娟桃源深处,射的妤娟全身无力,要不是她玉腿夹的男人的腰好紧,差点就滑了下去。

模糊之中,妤娟感觉到男人的手慢慢用上了力,轻轻将妤娟的腿掰开,让妤娟慵软的身子滑了下来,抱着她慢慢步上了楼梯,散在地上的衣服连一件也不披,他是自自在在、没什幺大不了,但妤娟可是又羞又气,她不但被男人强姦了,还这样一丝不挂的被他抱来抱去,偏偏她失身之后,被高潮沖的浑身慵懒,挣动不得,要是不抱着他,就要滑到地上去了,害得妤娟不得不紧搂着,任他边走边在妤娟香汗轻舒的胴体上轻薄。


伏在梯间,妤娟高高地挺起了玉臀,分开了双腿,让才被男人恣意享用过的桃源裸露出来,这淫猥的诱惑姿态,那是妤娟能摆得出来的?但她现下仍是浑身瘫软非常,只有任人宰割的份。妤娟唔的一声,男人已从后抱住了她,湿湿的肉棒正好贴上妤娟臀上最为敏感的部份,这一刺激之下,不只是妤娟受不了,连男人也在一震之下,再次硬了起来,烫烫地直抵桃花源外,灼的妤娟全身一阵热滚滚的。但这才是开始而已,男人的手环了过来,掌心箍着妤娟柔软的乳房,虎口夹着她酡红犹未褪的乳晕,一下下时轻时重、鬆紧交织的轻揉慢撚之下,妤娟再次忍受不住了,重重电波从乳尖传了进来,电的妤娟淫水如涛、直往外冲,沖刷得他下身一阵舒爽,男人看妤娟如此享受,桃花源中波浪飞溅,也不鬆手了,狠狠的一下便贯穿了妤娟,将妤娟的空虚完全驱出体外,爽的妤娟一阵又一阵的浪叫,竭力向后顶挺着,好久好久才在一波比一波更强烈、一重比一重更贴心的快感中力尽倒下,那种灭顶的欢乐,让妤娟再也无法自抑,快乐地迎了上去,却在男人一次比一次更有力的冲刺之下软下。

才刚射了一次,男人现在要远比刚才持久,妤娟虽已高潮到浑身酥软,但男人才是如日中天,虽然妤娟已无力迎合,男人却不管了,肉棒猛挺猛送,将妤娟姦的乐不可支,次次达到了想也想不到的仙境,等到男人再次射精的时候,妤娟已被姦的昏了过去,只留下嘴角一抹完全解放的笑意,和破裂不全的衣裙陪伴着她。